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 400-035-241234458 2017年全年另版输尽光:139-0245-12344 收藏本站| 客户反馈| 网站地图

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

全国服务热线:400-012335-2412358
电 话:0755-123123123
传 真:0755-1312313
邮 箱:456@123.com
网 址:http://www.hupoo.com.cn
地址:广东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现代”两个中文字,仅在汽车领域,居然卖出了4000万的好价钱。

产品展示

“现代”两个中文字,仅在汽车领域,居然卖出了4000万的好价钱。

时间:2017-04-08 16:41
 
 
 
 
 
 
 
 
 
我的统一路 (二)
 
      -----那些过往, 我与台湾统一企业、北京统一石化的对决
 
 
  文/雨路梵音
 
 
     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当我们经常怀揣一颗龌龊的心而裹足前行的时候,我们常常是卑俗的。米粒之珠,也当发出璀灿的光华。与其默默无闻,何不潇洒走一回?
 
     谨以此文,与励志的朋友共勉!
 
                                                                              ----- 引言
 
  
         
 
  ( 接 第一部 )
 
2005年4月份的上海气温已经很快回升,可是雨水很多。我蜗居在虹口区大柏树沪办大厦山东宾馆的一间单人房里,已经两天了。前面一天是用了整整一个下午,在福州路的上海购书中心好好选了几本书,包括《商标法》、《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以及几本关于最新知识产权方面的著作。我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法律恶补,直到我落笔写下答辩状的第一行字。
 
到如今我还记得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最好吃的美味,就是统一冬菇炖鸡碗面。9元一合,汤料非常之丰富。说也奇怪,我也只是在上海才买到过这样的统一速食面,记得是在“好的”连锁便利店。后来在广东,还有在合肥的时候,我都买不到这样的产品。哪怕是在各大卖场再用心寻找。
 
  速食面是统一企业位于昆山的工厂出品的。说心里话,统一方便面、统一鲜橙多曾经也都是我的最爱。如今,居于陋室之内,我又开始审视摆在我面前的那碗、方便面,凝神而且专注,反复地。
 
现在问题的核心,就是对手们所谓的“弛名商标”了。这是我面对的致难点。
 
  弛名商标由于受到国家法律的特殊保护,具有很强的抗辩性。统一企业和帝王高级润滑油公司不约而同的祭出驰名商标这把“尚方宝剑”,就是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的相关规定!---- “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弛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这是一条天条,貌似仅凭它就能将我的统一照明判了死刑。然而,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我恰恰觉得这正好是我不可多得的突破口。打蛇要打七寸,我俨然已经找到了。
 
我的答辩状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反驳:
 
1、“统一”一词是中文里被广泛使用的固有词汇,自古至今,均是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如“统一天下”、“统一中国”、“统一战线”、“统一行动”等。它并非是台湾统一企业和帝王润滑油公司所单独发明创造出来的。他们将“统一”作为他们的注册商标,并不具备独创性。
 
2、陈子骏的灯泡,与统一企业的方便面和鲜橙多,与帝王公司的统一润滑油在功能上面一点儿也不相同,不具可比性,无论是产品的外观,还是制造加工过程,还是各自产品的用途都完全不同,电灯泡是用来照明的,鲜橙多是用来解渴的,润滑油是给车用的……它们是分别针对消费者不同的需求,不可能有人会把电灯泡误认成是鲜橙多。再者,它们的销售渠道也完全不同,在一般注意力程度、正常情况下,消费者是不可能产生混淆和误认的。
 
3、就像北京帝王润滑油公司也拥有“统一”注册商标一样,台湾统一企业的“统一商标”并不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因此,统一企业认定陈子骏的“统一商标”有抄袭的嫌疑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或者说是证据不足的;同理,就像台湾统一企业也拥有“统一”注册商标一样,北京帝王润滑油公司的“统一商标”也不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北京帝王润滑油公司认定陈子骏的“统一商标”有抄袭的嫌疑显然也是没有事实依据、或者说是证据不足的。(北京帝王润滑油公司说陈子骏是赤裸裸的抄袭是不负责任的指控,如是的话,那么它家的“统一”是否也是抄袭他人、比如统一企业的呢?!)
 
4、很明显,台湾统一企业和北京帝王润滑油公司所提控告的实质就是想将它们各自家的“统一”商标的权益无限制地延伸到它们并没有注册、从而也是失去了“在先权力”的其他不相关类别。如果判他们赢的话,无疑会造成相对于“弛名商标”的“过度保护”,而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当我用了五个昼夜、将打印成稿的答辩状交到位于上海赵家浜路五楼的上海商标事务所我的商标代理人----蒋先生的手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面容,旋即他就提笔帮我仔细地修改、润色起来。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望着窗外明媚的春光,我的心里马上开满了梨花。
 
需要 3 -- 5 年的时间。在我临走时,蒋先生吩咐说。那就意味着,我还要为此等上五个春秋。
 
漫长的等待常常是枯燥乏味。这其间,我上网、谈恋爱、旅游、写小说、做生意。小日子倒也过得充实滋润,这里暂切不表。
 
而这期间发生的两件大事,却无一不在时刻震憾着我的心。
 
2006年9月22日,在事先并无“风声”的情况下,皇家荷兰壳牌公司与统一石化公司联合在京宣布:壳牌中国控股私有有限公司(壳牌中国)通过100%收购祥嘉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统一润滑油整编进壳牌润滑油大军。壳牌通过这一收购,将获得统一惟有的两家独立法人公司“北京统一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和“统一石油化工(咸阳)有限公司”75%的股份,这两家企业生产和销售统一牌润滑油。壳牌获得的75%的股权出价将不会低于10亿元人民币。
 
 
 
北京帝王高级润滑油有限公司最终卖出了 10 亿的好价钱。然而,作为等价交换的是,与此同时,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最后寿终正寝了。它,我曾经的“对手”,在滚滚商潮中,消失不见了。
 
 
第二件事。2002年,韩国现代集团通过合资成立了北京现代汽车公司,并将北京现代打造成最重要的海外生产基地。成立第一年,北京现代便以产销5万辆的业绩,创造了中国汽车产业的纪录。北京现代对于商标的广告不惜代价的巨额投入。2003年初,仅仅为了将原来的北京国安足球队冠名为北京现代队,就一举掷出1.18亿元。北京现代还是2008年奥运会的赞助商,而这个资格最低门槛更高达5000万美元。苦心营造“现代”品牌显然进入北京现代的发展战略核心。
 
    然而,北京现代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直到汽车上市后现代才想到去国家商标总局注册商标。而查询结果则让现代大吃一惊,“现代”商标早在1996年2月14日就被浙江现代集团成功注册。略有些讽刺的是,11年前申请注册现代的汽车商标时,浙江现代还是一个小商贸公司。浙江现代曾经为此用中英文给韩国现代汽车董事长写过一封信,结果并没有回音。
 
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在商标早已被注册的北京现代在法律上完全处在被动。自己的商标原来早成他人囊中之物。辛辛苦苦花了这许多银子全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暂且不说,而且每生产一辆现代车都是在侵犯他人商标权!2003年2月,北京现代的董事长赶赴杭州,主动找到浙江现代集团,表示希望买回现代商标。浙江现代集团向北京现代提出“用现代汽车在浙江杭州地区的总经销来换取商标”的条件,而北京现代的省级总经销权大约折价为4000万元。北京现代全盘接受了这个条件。
 
 
“现代”两个中文字,仅在汽车领域,居然卖出了4000万的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