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 400-035-241234458 2017年全年另版输尽光:139-0245-12344 收藏本站| 客户反馈| 网站地图

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

推荐产品

全国服务热线:400-012335-2412358
电 话:0755-123123123
传 真:0755-1312313
邮 箱:456@123.com
网 址:http://www.hupoo.com.cn
地址:广东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古河床位于恩施利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川这是一条千年的原始峡谷

关于我们

古河床位于恩施利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川这是一条千年的原始峡谷

时间:2017-07-16 10:29
 
   一、龙门二洞线路
        品特轩高手心水论坛也是清江的发源地。距利川市一个小时的车程。
早上七点在利川过早,一行12人吃了丰盛而扎实的早餐后出发,取道腾龙洞景区,到达当地的龙门客栈。          和客栈主人沟通交流,知道大致路线,并请了当地导游,也就是客栈老板的小儿子,讲好价钱100元 并在客栈预订了中餐。
        我把我带的鸡蛋和豆干分发,减少我的背包重量,轻装上阵。
        跟着导游前行,先是在残留有玉米桔梗的农田里穿行,看到左边有一个大洞口,导游说是腾龙洞的后洞,也就是龙门一洞,没有进去。继续前进到达另外一个洞,在半山腰中,导游说是龙门二洞,这是我们上午徒步的规定的线路。
        进入洞口,里面很宽阔, 洞口堆着白色的砂石,寸草不生,和上方黑色洞口形成特殊的视觉效果,感觉就像上了月球。于是慌忙拍照。
         这是个穿洞,里面高低不平,到处都是石头,但却有光线,故不需要手电。走出洞口,见到一些倒伏的松树和杂木,横亘在我们眼前,那是前几天下雪时压断的,那场雪造成的利川很大的灾情,建始的高山地区灾情也大。因为这场雪下得突然,树叶还很茂盛,所以承受的雪很多,最后不堪重负,造成电线杆倒塌,树木拦腰折断,团堡等乡下至今都没有通电。
         出洞口后,走过一片农田,再上山,后又下山,到达著名的古河床,河床一端连接的又是一个洞口,听得到洞里哗哗的流水声。
        这就是清江河的源头,在这里是还是阴河,一般情况不会到达地面,今年夏天几场史无前例的暴雨 使得水位也暴涨,阴河水满,古河床淹没,古河床才形成自己真正的河流。
        从河床的树枝上所挂的白色垃圾看,河床当时水位很高,至少有二米多,现在垃圾挂在树枝上,迎风飘扬,向我们叙述着这里曾经是洪水滔天,巨浪翻滚,周边岩洞里也是残留的垃圾和树枝。
       平时河床是干枯的,但河床下面是一条条阴河,并且和上面是相通的 ,所以在河床上面行走要非常小心 ,要时刻注意脚下是否有小洞,那些小洞口就是天坑 ,曾经有人掉进天坑过,非常危险。
河床上两岸的岩石是像折皱式的糕点 ,层层叠叠,有的平行,有的上拱,上面长满碧绿的青苔,像艺术品一样。
         河床里有很多巨石,耸立在河床上,给我们的探询带来阻力。我们在石头之间蹦跳式前行。河谷海拔不高,空气潮湿,那些石头看起来干燥,用手一摸像海绵吸了水,非常滑溜,都不敢坐在上面。
河床上没有路,不仅有大大小小的天坑,还要特别防滑,有半数以上的人都摔了跤,有的一个人摔了好几跤。
        有一个特别险要的地方,可以说寸步难行,但却是必经之路。同伴们丝毫不犹豫,奋勇向前。先要顺着巨石慢慢滑下去,再用手死死抠住石头向上爬,向导需在前面搭手拉一把才行,简直像四脚四手的爬行动物。同伴们互相关照,互相搀扶,保护体弱队员。
       我和菊望而生畏,止步不前,有两个同伴虽然上去了,却不敢继续前进,因为前面的路更加困难,她们两个只好滞留在孤岛上,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只好等前面部队返回,才把她们带过来。我和菊和她们虽然隔得很近,却有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像海峡两岸一样,只好高声喊话,连零食都不能传递。
        在古河床,我们邂逅一辽宁女孩,她一个背着背包,拿着手机,听说她是一个人,我们都由衷赞美她勇气可嘉,问她怎么不找同伴,太危险。她说来不及找伙伴,因为她刚好才有年休假,如果一耽误,年休假就作废。她是直接坐飞机到武汉,再坐飞机到恩施的。她没有到收费的景点旅游,直接到这些原生态的地方徒步,也没请向导。
        她用纯正的普通话说“恩施太美,我还要来第二次。”昨天她已经徒步鹿院坪,今天又连续作战,体力真棒。
       我见她一人,就主动用她的手机给她拍照,她高兴极了,连声说谢谢,兴奋的摆出各种姿势,好阳光的女孩!
       我们还遇到从太原还的几位朋友,他们是开车自驾的,也是在网上看到对古河床的介绍而来的,还有些外地口音的朋友,我们来不及交谈就擦身而过。
         没想到古河床已经有那么高的声誉,看来是网络的力量,将恩施的旅游资源声名远播。
……
        有8人到达预计的地方,我们等他们回来和我们汇合后,又原路返回。
        回来时怎么感觉快些呢。回到龙门客栈都要一点了,老板中饭已做好,马上就开饭。
        这是本地农家乐,厨艺水平太差,但老板还是很热情,因为没有请厨师,典型的农村水平,不敢恭维,只能勉强下咽,但我们没当着老板说什么,如数付款。
二、龙门一洞线路
       
            吃完午饭,稍作休息,又走第二条路线,与早上方向相反,也就是龙门一洞至大草坪和好汉坡等。
利川在整个恩施地区旅游资源最丰富,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众多的溶洞和漏斗,加上海拔较高,成为理想的避暑胜地。著名的腾龙洞享誉中外,知名度不用我介绍。
        龙门一洞感觉比二洞还要宽敞幽深,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同伴带有专门的电筒,大多数用的自己的手机电筒。
        一洞比二洞地面却要平坦,没有砂石,地面是干燥的泥土,就像农村里的地坪,但是地面虽然平坦,却是呈有规则小圆坑,不知这些坑是怎么形成,感觉泥土比较柔软。幸好人多一个人真不敢在里面行走。
         出了洞口,继续走过一片玉米农田到达介绍的大草坪,因为季节原因,草坪上的草只是浅浅的一层,也没有野花,也许春天应该葱茏些吧。
        草坪顶端说是好汉坡,虽不陡峭却很漫长,上去了就要笔直下。
菊不想爬好汉坡了,她想原路返回,大家都不放心她一个人,要导游送她出洞口了再回来,导游也答应了,我抬头看那面上坡,也有点畏惧,就自告奋勇留下来陪她。
         想到12个人还未拍过合影,于是倡导集体合影,然后10个人继续爬山,我和菊在大草坪上逗留,享受大山里清新纯洁的空气。想到还早,两人互相拍照,搞得不亦乐乎,坡上的人不时高喊“你们快回去,还拍照啊。”“哎——还不回去就上来,我们等你——们——啊”
        我们也像喊山歌一样叫几嗓子,直到他们爬上山顶,我们也才原路返回。
回到客栈才四点,电线还未修复,没有电,也不能取暖,幸好有充电宝,手机还是有电,但却没有网络,感觉和外界切断联系。
          只好忍受着寒冷,在客栈的餐厅里写说说。
          有点头疼,大概在洞里太阴冷潮湿所致,过去也曾这样过,赶紧冲了包板蓝根服下。
          五点二十了 ,同伴们还没有回来,估计六点钟才能打道回府。
           按时间推算,至少要晚上九点多才能到建始,回家就很晚了。
           正在写游记,老板给我们说“你们的人坐车回来了,一会儿就到。”
           果然胡教授和老大他们一会儿就到了,原来他们从好汉坡下去后,又走了一片竹林,那竹林被雪全部压倒,地下全部是泥泞,他们弯腰在倒伏的竹林里钻行,又到达腾龙洞后洞,然后到一线天,据说一线天特别险峻,没有路,只有当地农民用木棒搭建的梯子,胆子小的人胆寒,但是独路一条,非走不可,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们说“你俩幸好没去,实在太难走了。”
          别外有个同伴脚崴了,起先还能行走,后来在靠别人搀扶。野外徒步有点挑战极限,还要应对突发事件,没有健康体魄和顽强的意志还不行。
         感觉他们真的像从战场上归来的勇士,是真正的旅游爱好者。
我和菊是叶公好龙,没走完全程,但也不后悔,因为当我们的车辆从龙门客栈开到她们逗留的地点接她们时,天气已经黑尽,夜幕四合,山野的风特别寒冷,他们却在野外呆了四十分钟,如果是我,早就冻得难以忍受。
         虽然要有挑战极限的精神,但还是要量力而行,要保存实力,养精蓄锐,期待下次的旅行。
 
 
 
傍晚,我披着深秋的清爽,把放松的心,在广漠的原野中肆意地铺开。夕阳西沉,柔柔地,被包裹在缠绵的晚霞中。于是,一抹羞涩,在西天的云缝间欲盖弥彰,给黄昏,频添了一份妩媚,给秋夜,储存了一梦温馨。
       
 
       曲径,在枫林的边缘上无端地幽远,卵石铺就的路面,散落着稀疏的花和叶。我习惯地捡起一瓣瓣落红,在她干瘪的筋脉里,依然狂飙着阳光的呐喊。空气的暗流氤氲着略带沧桑的叶面,浅浅地涟漪着水魂的清韵。单看她巧夺天工的嫣红,又可以听到她昔日的生命中震颤出来的七色的交响!
     
       落霞亲吻着溪面,在对面的岩缝间潺潺出甜美的叮咚。小鱼绕过滩滩点点的石块,嬉戏着,追逐漂浮在水面上那一朵朵粉红色的花瓣,在碧透的清流上激情出一缕缕如痴如醉的紫色的浪漫。
       
        此时,婉约如诗的秋,把成堆成堆的云,聚拢在夕阳的柔光中,含情脉脉地为我搭建成一组组立体的回忆。于是,我的心,我的情,我的眸,便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这层层叠叠的彩云间游荡开来-----------
         
        天际的那一朵流云,为我模拟出建成的长廊,它那么长,那么幽,那么静........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啊,我常常独守长廊,探娇月羞妆;听星盏私语;念故里柔情;盼七夕梦圆。
       
        彩云轻散,裂变成一扇扇窗,那是我曾经情洒慈溪的窗,是这扇不断变幻的窗口,给了我梦幻;给了我追寻;给了我甜美;也给了我余生经久不息的情牵.......
       
        落日,把羞红的半边脸沉进了安丰塘粼粼的波光中,吊车正在把成船成船的鱼、虾、蟹装上汽车,送往远方;成群成群的野鸭点缀在柔波间,奏鸣出一曲家乡特有的《渔舟唱晚》。我理智地告诉自己,这不是昔日里常常陪伴我的上海黄浦江;也不是我借以抒发乡愁的杭州西湖;她,应该是我家乡的一个引人注目的亮点,一副深秋时节立体的画。陶醉于深秋,热恋于故乡,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唐朝大诗人王勃的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站在纠结的端口前写秋,秋是枯萎凋零后的凄楚;站在阳光的视点上笑秋,秋是成功圆满后的欢欣。秋,姗姗在我的键盘上,那是诗,那是歌,那是积满我心头金黄的丰硕!
        
        太阳,完成了她的一个圆满的轮回,满载着沉甸甸的爱,回到地球的另一边去了。我,已经把我的愿望托付给了明天的太阳。待晨曦初露,红霞满天,我又将标新我的人生轨迹, 去延伸我的路;寻觅我的情; 重续我的梦。。。。。。